40多人见死不救,登山真义

  在路上,想心事,顺便听城市之声。

  据新华社电一名英国登山者近日在距离珠穆朗玛峰峰顶300米处氧气用光,生命垂危,但经过他身旁的超过40个登山者没有一人尽力救助他,导致该登山者死亡。这种见死不救的做法遭到了不少人的激烈批评。

  有一则新闻从耳边飘过时,引起了我的注意:最近有名无腿壮士马克靠义肢成功登上珠峰,从而名噪一时。但也因为一件内幕的被曝光而遭受质疑。

太阳集团 1
魂断雪山的大卫-夏普

  据说马克和他的登山小组在快到达顶峰的途中,好象是8200米的高度曾遭遇一名受困登山者,但在经历剧烈思想斗争后,马克和他的登山小组并没有停下救助。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马克和他的伙伴成功登顶,而那位不幸的人则被活活冻死。

  “无腿英雄”选择继续登顶

  新闻很短,廖廖几句,带过而已。回来后在网上查,并没有相关的资料。

  据外电报道,5月15日,34岁的大卫-夏普从珠峰顶上下撤300米处时,氧气用光,生命垂危,但不少经过他身边的登山者却没有尽力救助他,导致他死在山上。

  可能我所记忆的关于高度的数字和事实有点出入,不是8200而是8500米,但是心里总觉得很不是滋味。

  其中包括新西兰无腿勇士马克-英格里斯,他靠一双假肢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然而日前他却被指控“见死不救”。英格里斯日前接受采访,承认了他当时面临的艰难抉择和痛苦心境。

  我不算登山者,却也喜欢户外,喜欢那种需要坚持需要克服自己的感觉。身边倒也有不少人上过不少雪山。一如他人的故事听得多了,也多多少少能了解一些登山者的心态。

  英格里斯称,他的登山小组是在海拔8534米左右的高处发现了34岁的英国登山者大卫-夏普的,海拔超过7925米的高度由于氧气稀缺,气候低至零下30摄氏度,一直被登山者称做“死亡地带”。当时34岁的夏普躺在一块岩石后面,因为缺氧和寒冷,已处于奄奄一息的垂死状态。英格里斯的登山小组成员立即聚到一起,讨论应该怎么帮助这个英国人,他们将自己的氧气瓶给夏普吸,并通过无线电向探险经理布赖斯征求意见,但布赖斯告诉他们,他们不可能将这个英国人救下山。于是英格里斯和其他几人做出了一个悲痛的抉择:抛下夏普,继续登顶。

  我相信,他们确实是做了非常剧烈的思想斗争的,而且那时思想上的斗争不会亚于登山时的艰难,这时应该已不再称为选择,而是抉择。抉择,总是极度艰难。

  英格里斯说:“在8534米的高度,我们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保,更不用说拯救别人活下来。他当时处在非常糟糕的临死状态中,我们曾经讨论该如何救他,放弃他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无法帮助他,他没有氧气,没有合适的手套抵御酷寒。”

  救助?

  40多登山者经过无一搭救

  那意味着下撤,意味着一切需要重头再来。意味着曾经付出的泪水汗水,还有鲜血都付诸从前,也意味着可能一辈子再无缘顶峰,尤其对于马克,更何况:顶峰已在眼前,那是一种多大的诱惑?所有的努力只为了此时的攀登。

  英格里斯称,在那天早晨先后经过夏普身边的登山者至少有40人,但却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登顶、改为将夏普救下山。34岁的夏普为了救自己,曾经站起来过,并试图修理自己的供氧系统,但他最终仍然因为缺氧和寒冷,在距珠穆朗玛峰顶大约300米的地方活活冻死,成了今年丧生珠峰的第11名登山者。夏普的尸体后来被人移到了附近的一个洞穴里,和一名1997年的印度登山遇难者的遗骸摆放在了一起。

  事实已在眼前,他们选择的是继续。

  据悉,夏普是今年3月27日离开英国,试图第三次挑战珠穆朗玛峰的,没想到却一去不回。事实上,他已经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在下山过程中,只走到距峰顶300米处时就用光了氧气。据一家尼泊尔登山公司称,夏普登山前,没有携带足够的氧气,也没有聘请向导。夏普的母亲琳达听到儿子的死讯后,悲痛欲绝,但她并没有谴责英格里斯的登山小组“见死不救”的决定。琳达说:“在那种情况下,你的责任是拯救自己,而不是试图拯救别人。

  登顶,就算不意味着掌声和鲜花,至少意味着自己的心愿达成。

  “见死不救”遭怒斥

太阳集团,  或许不是登山者,难以了解登顶的意义。

  然而,40多名登山者在攀登珠峰时“见死不救”的行为,立即引发了激烈的争议和批评。第一个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埃德蒙德·希拉里爵士谴责登山者见死不救是一种“不道德的可耻行为”,他对那些人“见死不救”、只顾攀登世界最高峰的行为深感震惊。

  曾经有人说,当初登雪宝顶时,拿石块砸自己的同伴,不仅为了想让同伴不掉队,也因为当时被迫切的登顶欲望所困。不评价这种方式,据我所知,下得山来他们依然是最好的搭挡。

  希拉里说:“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当一个人遇到危险和困境时,我们只是摘下帽子,对他说:‘早上好,再见!’然后就离开了他,这是很可耻的行为。我认为,救助别人是每个人的责任,救助他人的生命远比登上珠穆朗玛峰更重要。”

  中国有句古话:“成王败寇”,也许不管过程如何,只有结果才是重要的。但对于登山者,真的只有登上顶峰才是唯一真谛吗?登顶,真的比生命更重要吗?选择了置之不理,也就选择了一辈子受灵魂的谴责。

  不敢对前文中的登山者提出任何质疑,因为没有资格。

  我们绝大多数人,如我,一辈子都上不了珠峰。也曾有幸登过一座雪山,也有人问过我,如果同伴中有自己讨厌的人在你眼前下滑,会作何选择?我是平常人,我确实有自己的讨厌自己的喜欢。但是我知道,如果那时候有人在我眼前滑下深渊,不管他是谁,只要有可能,我会拉住对方的手,这是一种对生命尊重的本能,更是因为当你面对那一刻,喜欢或讨厌已经不再存在,只有同伴两个字是真实的。

  而或许,这也是因为我无法站在8200米的高峰上,也永远无法了解站在世界最高峰上的那种渴望,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无论如何,登山中如前文这样的同伴是可怕的。他也许战胜了珠峰,却输了自己,更输了某种精神和信念。

  登山是一种勇者的行为,但这一次的主角显然已不能让我们称之为真正的勇者,也不再是真正的英雄。

  一家之言,得看且看吧。

  风柔

  2006-5-24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