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因不相信姚明(Yao Ming)与中国篮球职业联赛,均不与接受

CBA的20家俱乐部中,只有上述两家俱乐部没有加入中职联,而这两家的缺席增加了整个事件的不确定性,外界甚至将此解读为这两家俱乐部成了中国篮协与姚明谈判的筹码。事实上,这两家俱乐部的缺席确实成为了篮协拒绝姚明诉求的一大理由。

4月19日下午,姚明与中国篮协的第二次谈判失望而归。由18家篮球俱乐部发起组建的中职联公司重申了此前的两点诉求,即中职联整体加入CBA公司、CBA公司授予中职联商务权,篮协代表此次态度明确地表示:均不予接受。

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总经理方俊在接受采访时称,支持改革,但不支持中职联公司来改。一方面,方俊认为姚明的方案行不通,各家独立参股的CBA联赛公司更适合现阶段,篮球改革的顶层设计很重要。另一方面,方俊认为中职联没有与市场匹配的商务运营能力。而且姚明身兼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的身份,让稠州银行俱乐部对联盟产生了不信任感。

4月20日中午,姚明在一个小范围的媒体会上表示,“我们希望在中国篮协的主导和引领下,共同推动CBA联赛的改革,但这个愿望暂时看来是难以实现了。”

中职联公司董事、北京首钢俱乐部副总经理袁超认为,“俱乐部都是想参与的,只是在舆论的误导下,担心形成与篮协对抗的姿态。主导权我们绝对不会去争,只是希望参与商业运营。从长远看,联赛将来要往职业化发展,肯定要摆脱行政束缚。”

“我们第二次沟通提出的两点诉求,在第一次沟通达成五点共识当天也提出来了,但目前来看障碍很大。”姚明的神情跟4月19日沟通会后一样凝重,“我认为,按照篮协推行的公司化方案成立的CBA公司,只不过是把现行的体制包装上了公司化的外壳。我不会同意加入这样的CBA公司。同时,我相信中职联中也有俱乐部持有和我同样看法。”

4月7日,姚明代表其牵头的中职联公司与中国篮协谈判,三个小时的沟通后,双方达成多个共识,虽然在最关键的CBA联赛公司架构这点上并未取得突破。但当时篮协的态度较为开放,表示在体育总局批复的方案框架之下可以有商谈空间,这让中职联看到了希望。

12天后,这个希望被浇灭。在4月19日的第二次沟通会上,中职联提出的整体加入CBA公司和CBA公司授予中职联商务权的诉求均被篮协拒绝。

相比第一次沟通,篮协在第二次沟通时态度坚决:第一,只有20家俱乐部均加入中职联公司,篮协才有可能考虑中职联公司的诉求;第二,篮协必须坚决执行总局批复的成立CBA公司的联赛改革方案,中职联方面无权提出修改或补充意见。

中职联方面人士对财新记者回应称,鉴于篮协所表达的意见,双方已失去继续沟通的基础。本轮沟通结束之后,双方没有再商议下次沟通的时间。

下一步,中职联公司面临两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一是下周篮协组织召开的俱乐部投资人会议,会上将成立CBA公司筹备组,在新赛季开始前完成公司组建;二是中国篮协此前一直和盈方中国就CBA联赛展开商务合作,双方商务合约将在2017年5月到期,所以新的商务合同必须在2016年年内确定,中职联若想成为商务招标主体,就要得到篮协授予的商务开发权。留给中职联的时间已经不多,而且商务合同一般五年一签。姚明表示,“谈判的窗口期很重要,如果窗口期过了就很难继续谈了。”

太阳集团,CBA共有20家俱乐部,中职联公司由18家CBA俱乐部投资人共同建立,还有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和山西汾酒俱乐部两家并未加入,而这两家的缺席增加了整个剧情的不确定性,外界甚至将此解读为这两家俱乐部成了中国篮协与姚明谈判的筹码。事实上,这两家俱乐部确实成为了篮协拒绝姚明诉求的一大理由。

元老级俱乐部浙江稠州银行是态度坚决的少数派,俱乐部总经理方俊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改革,但不支持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来改。

一方面,方俊认为姚明的方案根本行不通,各家独立参股的CBA联赛公司更适合现阶段,篮球改革的顶层设计很重要。另一方面,方俊认为中职联没有与市场匹配的商务运营能力。方俊还对财新记者表示,姚明身兼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的身份,让稠州银行俱乐部对联盟产生了不信任感。

山西汾酒俱乐部总经理王建武对财新记者说:“我们支持改革,不管是中职联公司和篮协的CBA公司都支持,但都得按程序走。”他表示,山西汾酒俱乐部虽然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赛事经营,但是相关投入要跟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投资部门的程序没有走完。

中职联公司董事、北京首钢俱乐部副总经理袁超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俱乐部都是想参与的,只是在舆论的误导之下,担心形成与篮协对抗的姿态。”

他称,“在现行的体制下,这种对抗是绝对不能存在的。首先,我们并没有跟中国篮协对抗,只是希望共同把联赛搞好。主导权我们绝对不会去争,只是希望参与商业运营。其次从长远看,联赛将来要往职业化发展,肯定是要摆脱行政束缚。”

一位市场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管和办得彻底分开,CBA联赛改革应该由企业和市场来主办,国家体育总局或者协会作为事业单位参与其中,联赛公司的央企性质很难改变。

姚明4月20日重申,中职联所提出的CBA联赛改革建议,代表正确的改革方向。2014年10月国务院的46号文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把“改进职业联赛现行的决策机制,充分发挥俱乐部的市场主体作用”,作为职业体育创新机制体制的重要任务。姚明称,在这个目标的引领下,中职联还将继续努力争取俱乐部的生存发展空间。

“按照目前的方案来看,我们只是把原来的那套运作方式包装成一个公司,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外墙装修了一下,走近一看房屋结构没有任何的变化。”姚明说。

眼下姚明牵头的中职联公司与主张成立CBA联赛公司的篮协陷入了僵局。姚明试图身体力行,促使中国职业篮球实现真正管办分离的理想化行动前景并不乐观。态度日益强硬的中国篮协,下一步将出何招数?中职联的股东俱乐部们又会否利益分化,将作何选择?

姚明表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篮球都是我愿意为之付出和奋斗的事业,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阻碍,我都会坚定地走下去。”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