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对和平积习来一次大起底大检讨和大清查,领导干部要把领兵打仗本领搞过硬

军队首先是一个战斗队,是为打仗而存在的。军委习主席多次要求军队领导干部,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并发出“三个能不能”的胜战之问:“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

  原标题:钧正平:如果战争来临 你能率兵出征么?

“将者,国之辅,辅周则国强,辅隙则国弱。”各级干部是要带兵打仗的,是要在强军事业中起骨干作用的。能打仗、打胜仗,首先是对军队各级指挥员的要求。领导干部身上有千钧重担,身后有千军万马,能不能带头备战打仗,不仅事关领导干部军事素养,而且事关战场胜负,事关军队建设大局,容不得半点马虎和丝毫懈怠。

  新年伊始,三军统帅深入练兵场,在沙场向全军发布训令。高原丛林之间,碧海长空之上,百万将士闻令而动,迅速掀起实战化军事训练热潮。

“凡举兵师,以将为命。”二战期间,在一次战斗的关键时刻,前苏联元帅朱可夫突然接到报告,说有几十辆坦克不能用了。朱可夫忙问原因,部属回答该坦克专用炮弹打完了。朱可夫不假思索地说:“这种坦克可以打我们野战炮兵用的炮弹!”一句话让这些坦克起死回生,发挥了重要作用。

  那么,实战化训练如何破题、开局?“第一枪”从哪里打响?

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和国民党军队很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的干部“为国牺牲敢惜身”,带兵打仗都冲在前面,大喊“跟我上”,而国民党军官则往往是吼叫士兵“给我上”。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八路军一二九师旅长范子侠对部队讲:“我前进你们跟着我,我停止你们推着我,我后退你们枪毙我!”

  “要坚持领导带头、以上率下”“全军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做备战打仗带头人”,习主席多次强调练兵备战中领导带头的作用。

作为建军治军的骨干、备战打仗的中坚,领导干部培养的周期越来越长、难度越来越大,既不可能靠学历包装,也不可能靠短期速成培养。“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表现得愈加明显,“难”就难在本领要求高、成才周期长、培养难度大上。“一将功成万骨枯。”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说过:“我虽然不是一将功成,但仅警卫员就死了42个。我们这些人啊,要珍惜烈士的鲜血,要记住他们的牺牲,要加倍努力地工作。”空军中曾经流行过一个口头禅“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人们都说刘亚楼严厉,性烈如火,“我最讨厌那种房子越住越想宽敞,汽车越坐越讲究,家具越换越漂亮,心思不用在工作上,而专门在享受待遇上打转的庸俗作风!”

  军之大事,命在于将。指挥员的能力素质,历来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面对新时代使命任务,关乎“疆场之安危,三军之死生”的各级指挥员,都要自觉再来一次触及灵魂的使命追问。

习主席指出,雁阵高飞靠头雁,万军布阵靠良将。战争实践一再表明,将不强则军必败,官不练则兵遭殃。战场拼杀,指挥员能力素质是制胜的关键。能打胜仗的能力标准是随着战争实践发展而不断变化的,以前能打胜仗不等于现在能打胜仗。练强新时代打仗本领,要求指挥员不仅要“挂帅”,还要“出征”;不仅要亲自抓,还要带头练。如果“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功名只向马上取”,当“和平官、和平兵”的思想自然就不会滋生。反之,台上喊大口号,台下打小算盘,就背离了习主席反复强调的“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的要求,这样那样的“和平病”就会加重,这样那样的“和平官”就会增多。

  有没有“朝受命夕饮冰,昼无为夜难寐”的紧迫感?脑子里是否时刻装着打仗的事?平时究竟有多少精力放在打仗上?

安危社稷事,烽火照戎衣。当前,我军军事训练机遇与挑战并存。国际战略格局深度调整、战争形态加速演变、周边安全热点焦点增多,要求我军时刻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戒备态势。各级领导干部要坚决破除“和平积弊”、根治“和平病”,切实把全部心思向打仗集中、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真想打仗的事情,真谋打仗的问题,真抓打仗的准备。要坚持刀口向内,自觉来一场大学习,突出学习习近平强军思想、国际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军事科技前沿,大兴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之风,大力提高战略素养、联合素养、指挥素养、科技素养,带头在重大军事斗争实践和军事演训活动中磨砺自己,把打仗本领搞过硬,确保军队能够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大将粟裕一辈子都在准备硝烟来临,大将徐海东自认打仗有瘾。古今中外优秀指挥员最让人敬佩的地方,就是他们心无旁骛,醉心沙场!

作者简介

  “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习主席在“1•5”重要讲话中,特别强调了要一以贯之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

姓名:褚振江 工作单位:

  思想的锈蚀比枪炮的锈蚀更致命。一支军队的衰败,往往是从滋生和平积习开始的。穿上军装,就要立足当兵打仗、带兵打仗、任期内打仗。要对仍存在的和平积习来一次大检讨、大清查,来一个大起底、大扫除,时刻紧绷打仗这根弦,时刻肩扛打赢这座山,时刻等待出征这道令。

  军人的专业是打仗,对专业精通吗?打起仗来敢说是真正的内行吗?有没有带兵打仗、指挥打仗的底气?

  二战期间,在一次战斗中,苏联元帅朱可夫突然接到报告,几十辆坦克专用炮弹打完了。他不假思索地说:“可以换用野战炮兵用的炮弹!”坦克起死回生。朱可夫的果断决策,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他多年的本领储备。

  作为一名指挥员,如果没有平时的本领储备,战时就很难履行好指挥作战这个第一职责。“一些指挥员离开了机关就不会判断形势、不会理解上级意图、不会定下作战决心、不会摆兵布阵、不会处置突发情况”,在一次会议上,习主席指出的问题振聋发聩,令人警醒。

太阳集团,  胜利,从来偏爱千锤百炼的军队和军人。井冈山时期,毛主席曾说:“我们的兵昨天入伍今天就要打仗,简直无所谓训练。”但就是这些兵,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胜利走向胜利,很多走上了指挥岗位。战争年代指挥员可以从战争中学习提高,和平年代则要在训练演习中学会打仗。只有在平时刻苦训练,磨砺提升本领,方可成良将,带出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部队。

  这二、三十年,世界上打过什么仗?未来我们应该打什么仗?我们的对手打什么仗?

  20世纪50年代,52名兵团级以上的指挥员进入南京军事学院,进行了3年的学习。是因为他们不会打仗么?不是!受训的都是杨得志、陈锡联、韩先楚这样的百胜战将。时任院长的刘伯承元帅是这么说的:“世界是发展的,军队是发展的,军队的战略技术也是发展的,因此要不断学习。”

  “要着力创新战争和作战筹划,紧跟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演变,紧贴作战任务、作战对手、作战环境,大兴作战问题研究之风。”习主席的指示为我们清晰地指明了方向。

太阳集团 1

  作战问题研究,就要拿出甘当小学生的态度,“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不懂的就要抓紧学习研究弄懂,来不得半点含糊”。开国大将许光达,就特别善于研究战争、跟进战争。1939年7月,他发表《闪电战的历史命运》,对战争结果作出了准确的预见。建国后,他醉心我军当时空白的装甲兵作战研究,50岁仍带头学习坦克技术和操作技能,所带部队排以上军官,无一不是合格的坦克驾驶员。

  当那一天真的来临,能否挂帅出征、决胜疆场?在关键时刻,有没有人“跟我上”?

  “战争年代跟着能打仗的领导,那是福气。东南西北,跟着甩开膀子打就是了,打胜仗、少流血。”一名百战老兵的生死之悟,说出了一个道理:指挥员是部队中坚,更是士兵的主心骨。

  新年开训后,各地火热的演兵场上,很多单位党委一班人带头打响“第一枪”,各级指挥员冲锋在前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但也能看见,个别部队组织首长机关训练只训机关不训首长,机关训得严、首长训得松等问题也有存在。

  先有指挥员训练场上的身先士卒,才有官兵战场上的生死相随。“跟我上、看我的”,人民军队之所以能从胜利走向胜利,就在于各级指挥员带头参加训练、带头研究战争、带头冲锋陷阵。如今,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号角吹响,同样需要“跟我上”的责任担当,需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各级指挥员唯有怀揣强军梦想,真想打仗、真谋打仗、真抓打仗,全身心投入练兵备战热潮,在“巅峰对决”中锻造制胜本领、带出胜战之师,才能不负党和人民、不负这个时代!★(钧正平工作室原创
作者:阿福 作者单位:军委联合参谋部。)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