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北大校长称北大每年接受审计150次遭否认

北大校长称北大每年接受审计150次遭否认
中国青年报:“富豪高校”决算不能公布了之

两个会场,两个人,对审计问题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3月5日下午,在北京代表团对政府工作报告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第一个发言。在谈了国家教育投入、北大的发展和努力等几个问题之后,周其凤提到了审计。“加强审计非常重要。”周其凤说,但现在制度上是不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在所知大学审计中,没有一个大学的审计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意味着所有大学校长都要承担责任,而如果所有大学校长都有问题的话,是不是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周其凤表示,以北京大学为例,每年要接受的大大小小的审计高达150次,几乎两三天就有一次,负担太重了。不过,在同一天下午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对政府工作报告的讨论会上,记者遇到了全国政协委员、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他否认了周其凤的说法。“这不可能,150次是什么概念,绝对不可能。”董大胜说,审计署这几年都没有对北大审计过,至少有三四年都没有审计过了。在董大胜看来,周其凤可能是将一些检查当成了审计,而审计是一个专有名词,并不等同于检查。在审计署网站上,记者没有检索到对北京大学的相关审计报告。而从新闻报道来看,2004年,审计署对北大、清华等18所高校进行了审计,审计结果发布于2005年。据董大胜介绍,审计署对大学的审计有两种。一种是对大学校长任期内的经济责任审计,另一种则是对大学的财务审计。这两种审计,每年都很少,绝对没有周校长说的那么多。“对大学校长的审计是受中组部委托,每年只审计三四个,审计的是教育部直属的大学。”董大胜说,对高校财务的审计也很少。总体上说,对高校的监督很少。在审计署2005年公布的对北大、清华等18所高校的审计报告中,这些高校存在的问题包括违规和不规范收费、债务负担沉重、财务及校办产业管理较为薄弱等。董大胜说,从审计署对高校的审计来看,大学普遍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收费,二是经费开支。董大胜告诉记者,高校的经费开支中,科研经费的开支问题尤为突出,“当然,我们的科研经费报销制度也存在不合理的地方,造成假发票、套钱等很多问题。”据了解,自1998年起,审计署就开展了对全国部分高校的审计工作。1999年的审计报告曾提到,当年被审计的中央所属62所高校,查出收入反映不实、乱收费、违规从事金融业务和挤占挪用专项资金49亿元,发现8起涉嫌经济犯罪案件。2005年公布的对全国18所高校的审计结果显示,2003年这18所高校收取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国家明令禁止的费用、自行设立辅修费、旁听费,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的学费、住宿费,强制收取的服务性、代办性收费以及重修费、专升本学费等等,共计8.68亿元。在2011年审计署公布的审计结果中,到2010年年底,全国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负债2634.98亿元。有专家曾表示,对高校的审计监督是绝对必要的,尤其是对知名高校。知名高校国家投资多、影响大,应该知道每年拨给他们的钱是花到什么地方了。而高校的收入情况并不透明,高校中的经济犯罪并不少见。“其实我们审计追求的目标是对方什么问题都没有,没有问题最好。(原标题:高校需要怎样的审计监督)相关专题:2013年全国两会专题

按照教育部要求,进入8月后各大部属高校陆续公布了2014年度决算情况。根据目前76所部属高校公开的决算数据而得出的“最有钱大学榜”上,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这四所年度决算进“百亿俱乐部”的大学位居前列。(《武汉晚报》8月23日)

“最有钱大学榜”即国内高校收入排名。从上述排名看,有四个突出特点:一是重点高校比较富有,越知名越有钱;二是国家教育资源向985和211工程学校倾斜明显;三是高校“贫富分化”明显,东部高校比中西部高校更有钱;四是综合性大学、理工类大学比较“富”,而人文社科类、财经类大学比较“穷”。

尽管这个排行榜折射出很多信息,高校之间的“贫富”差距也值得深思,但更值得关注的还是部属高校财务账目的真实性,高校收入中有财政拨款,纳税人更关注拨款与支出的合理性;高校收入中也有学费等事业性收入,学生及家长很关注;其中还有捐赠收入,舆论会关注捐助资金的支出等信息。

财政部、教育部在2012年印发的《高等学校财务制度》中,对高校的预算管理、收入管理、支出管理等作出了明确的制度性安排。部属高校是否严格按照这一制度规定进行操作,这是笔者最为关注的——以往,很多高校无论是收入管理还是支出管理,都没有严格按制度规定进行操作。

在高校收入方面,今年6月教育部曝光的五起教育乱收费案例中,就包括济南大学——2014年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收取不规范。再如,审计署2005年公布的对北大、清华等18所高校的审计报告中,它们存在的问题就包括违规和不规范收费。如今,这些“富豪高校”的每一笔收入是否合理、合法?

高校财务支出方面,问题明显更多。以高校科研经费为例,不仅教育部过去已经公布了多起违法违规案例,而且中央巡视组、省级巡视组也揭露了很多高校经费问题。不但科研经费支出乱象多,基建经费支出的乱象也不少。虽说很多高校比较富有,但有钱也不能乱花,因为每一分钱都关乎相关人群的利益。

尽管各大部属高校公布2014年度决算的举措本身值得肯定,但公开得还不够详细,尤其是部属高校的财务账目是否过了“审计关”值得关注。2013年,北大时任校长称,该校每年要接受大大小小审计多达150次,然而,审计署一位副审计长却表示,当时已经三四年没有对北大进行过审计(《中国青年报
》2013年3月6日)。也就是说,高校内部可能进行经常性审计,但国家审计部门对部属高校的审计不一定那么频密。一方面是没有进行经常性审计;另一方面,审计对部属高校没有做到全覆盖。因此,高校决算不能公布了之,还应接受审计部门审计,只有经过严格审计的高校,其资金使用才真正合乎规范。

在部属高校公布决算的同时,地方高校近期是否也参考教育部要求的决算公布,这也值得关注;地方高校的账目是否经过地方审计部门严格审计,也值得追问。无论是部属高校还是地方高校,无论高校是富有还是“贫穷”,都应该向社会详细公布其财务状况。

而在制度层面,既要严格按照《高等学校财务制度》规定操作,也要严格按照《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公开财务信息。

太阳娱乐登录,更多阅读高校“贫富差距”巨大 清华年支出超百亿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