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共和国教总领不满,印度共和国的宗教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花花公子》杂志出版商休·赫夫纳近日推出裸体瑜伽视频试图以此盈利,此举引发印度教领袖愤怒,使“瑜伽战争”进一步升级。

     
公元前2000年,雅利安人征服了达罗毗荼人成为印度半岛的新主人。他们带来了自己的宗教——吠陀教。吠陀教的特点是多神教,崇拜神格化的自然力,注重献祭和祈祷。应该说,这是原始自然崇拜的一种比较成熟的宗教,和中亚(包括新疆)远古的拜火教有着极深的渊源。

引起争议的是《花花公子》年度最受欢迎女郎莎拉·简·安德伍德表演裸体瑜伽的视频。印度教长者认为,这样的商业化产品是对瑜伽的滥用和扭曲。世界印度教协会主席拉詹·泽德说:“《花花公子》出于商人的贪婪,对古老而备受尊崇的瑜伽进行了滥用,印度人对此感到悲哀。我们要求其出版商收回所有与瑜伽相关的产品。”

       
然而这并不是印度宗教的起源,在印度河谷的莫亨约·达罗遗址发现的一个绘有以莲花式跌坐的男子的彩釉陶器表明,早在公元前5000年,印度河流域已经出现了最初的瑜伽。公元前4000年,印度已经有了关于瑜伽的文字记载。印度人认为通过修炼瑜伽可以达到灵魂和“梵”的结合,实现天人合一,实现最终解脱,脱离轮回的苦海。

诞生在印度的瑜伽近年来已成为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的健身运动,仅美国每年的瑜伽产业总值已高达60亿美元,并衍生出宠物瑜伽、裸体热瑜伽等变种。

       
到了公元前10世纪左右,原本没有什么抽象宗教哲理的吠陀教和瑜伽的“梵”结合,伴随着雅利安人的征伐,种姓制度也融入进来,吠陀教变身为主张吠陀天启、祭祀万能和婆罗门至上的婆罗门教。

然而印度教信徒认为,瑜伽是印度教教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灵肉合一的神圣训练,那些商业人士的盈利行为歪曲了这项训练的真实目的。这种观念冲突导致一系列涉及“窃取瑜伽用来赚钱”的争论,被称为“瑜伽战争”。印度政府资助的数据库“印度传统知识数字图书馆”目前正在录入瑜伽的数百个姿势,该项目负责人称,瑜伽与灵魂相关,给这个珍贵的历史遗产贴上商标是一种冒犯行为。

       
公元前6世纪,复杂繁琐的祭祀仪式和玄学体制严重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婆罗门种姓的优越性让掌握国家权力的精英阶层、掌握经济命脉的商人阶层大为不满,婆罗门教的特权和腐朽被社会抨击,形成了同时代和“百家争鸣”一样灿烂的“沙门思潮”,刹帝利阶层顺势崛起,带动了耆那教、佛教的兴盛。婆罗门教势力衰弱。

太阳娱乐登录,       
公元4—5世纪时,笈多王朝笃信婆罗门教,婆罗门文化空前繁荣,出现了大量的经典和法典,如《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等。同时为了在竞争中求得生存和发展,婆罗门教开始进行改革。

       
公元8世纪改革家商羯罗一改婆罗门教墨守成规的僵化状态,大量吸收佛教和耆那教的教义教规,融合不少民间信仰形式,包括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创立了印度教,印度教的体系十分庞大,严格的说,它不是一种宗教信仰,而是一种宗教信仰的集合和嫁接,进而成为印度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废弃了吠祭祀万能和婆罗门至上的印度教已经和婆罗门教有着本质的区别却又包含其中,吠陀天启仍然是其最高权威,种姓制度也没有消失,他们相信因果报应、生死轮回,认为生命是无穷无尽一系列生死轮回中的一个环节,今生行善行恶,来生必有善恶报应。为了求得永恒的幸福,就要获得解脱,进入超越生死轮回以外的一种境界,即所谓“梵我一如”。要做到个体的灵魂“我”同主宰世界的灵魂“梵”合一的境界,就必须克制情欲,进行苦行。

     
这些教义和在印度消失的佛教、耆那教等却没有什么不同。耆那教最早的经典是《十二安伽》。“耆那”一词指那些战胜情欲从而得道的人。这也是佛教的“断欲去爱”的小乘渊源。耆那教的创始人“大雄”(注:他是耆那教第24祖筏陀摩那,创教由他,教义却源远流长),也是一个小国的王子(贝拿勒斯今瓦拉纳西),30岁时便立志出家苦行,寻找解脱不幸的宗教途径。修炼12年,当他苦修到第13个年头时,终于在一棵沙罗树下觉悟成道。这个时候,比释迦牟尼佛在尼连禅河畔的菩提树下悟道晚了近40年。

       
公元前6世纪初,随着释迦牟尼佛的悟道,印度的沙门思潮达到巅峰,印度教因为孔雀王朝和戒日王朝的支持而发展壮大,其他的教派被佛教叱为旁门外道,其教义基本可以总结为四谛,即苦、集、灭、道。佛教认为人有八苦:生、老、病、死、怨、亲别离、求不得和五阴盛。为了摆脱人世间的痛苦,必须抛弃欲望,不发怒,不长害人之心,最终进入涅槃状态,获得永生。

       
而实际上,佛教的底子是婆罗门教,布道的辩技则源于毗若离子的“非A,是B,非是A,非是B”这样鳗鱼一样的应答模式,大多佛经里或多或少都是这样的记载,释迦牟尼佛讽刺他,却带走了他的爱徒,同时也吸收了他的辩技,释迦牟尼吸收的,还有耆那教的“五戒”和“三宝”并把它们发展提升,所谓“五戒”就是不杀生、不欺诓、不偷盗、不奸淫和不蓄私产,“三宝”则是正智(正确的认识)、正信(正确的信念)和正行(正确的行为)。而在修行方法上,佛教把瑜伽运用到了极致,瑜伽的呼吸瑜伽、坐禅瑜伽、身体瑜伽和咒语瑜伽完美融入了佛教的四个发展阶段: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和大乘佛教和密宗佛教。当然,密宗佛教并没有在印度半岛开花结果,而是在中国的西藏璀璨生辉。

       
公元8世纪,经过商羯罗的改革,印度教迅速占据了当时社会和文化生活的绝对优势。佛教渐渐密教化,教义晦涩难懂,脱离了普通群众的认知范围。随着伊斯兰民族入侵印度半岛,伊斯兰教在南亚次大陆大行其道,许多重要的佛教寺院先后被毁,13世纪佛教最终在印度消失。

       
如今的印度教,一如马克思曾经说过:“这既是一个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一个自我折磨的禁欲的宗教;既是和尚的宗教,又是舞女的宗教。”正如释迦牟尼指责毗若离子,马克思批评的,他又何尝不是那样做的呢?

——尼达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