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运河一座庙宇的皇家化与地方化,佐治两河撰专著

苏北运河一座庙宇的皇家化与地方化苏北运河庙宇的皇家化与地方化

书接上集(《会通中西的历算家薛凤祚—— 引入西方对数第一人 》
)。话说薛凤祚晚年在家潜心研究对数及数学,编译完成《比例四线新表》专著后,本该颐养天年,可在1676年,77岁的他却接受河道总督(专管全国河运水利的官员,始设于明初,简称“河督”,清时又称“河台”)王光裕的延聘,从山东赶往河南,为佐治水患不断的黄河、京杭大运河,踏上了考察两河的道路。

杨渝东;

太阳集团 1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人类学所;

清朝河道总督职系图

明清两朝,由于漕运成为关系国家命脉的大事,运河两岸的庙宇建造往往都带有国家与地方共同作用的色彩。除了民间团体不断依托漕工与商贾建构新的神灵之外,皇权对水利的关注也使得他们参与到地方祭祀空间的改造中来。而民间社会也会根据他们的需求对皇权的介入加以利用,体现了当地独有的生态、水利、皇权、官僚体系与民间社会的多元互动关系。运河沿线庙宇皇家化与地方化的过程在苏北皂河镇安澜龙王庙身上有很好的体现,据此可以进一步解读出皇权将地方神庙皇家化所面临的道德困境,以及民间将皇家庙宇加以地方化的策略与文化逻辑,这两者背后都与治水的实践和对治水的想象存在内在关联。

原来,清朝初年,满清入主中原,为强化统治,争取民心,统治者都非常重视治水问题。康熙帝即位后便把三藩、漕运、河务当作三件大事来抓,亲自深入黄河、运河沿线考察。河南武陟县黄河决口,成千上万人受灾,即位不久的雍正帝不但亲自到最危险的黄河沿岸视察灾情,还从700多万两国库白银中抽出近一半来治理水患,修建龙王庙。与统治者重视不相匹配的是,当时的治水人才非常缺乏,不少官员因为治水失败被贬官查办,一般人都不愿接受这种差事。王光裕任河督后,听闻薛凤祚学贯中西,对数学、天文、地理等都颇有研究,便请他为幕僚,协助治理两河。薛凤祚本是热心之人,见此能为国家效力的机会,岂能不满口应允?

皇家化; 地方化; 安澜龙王庙; 运河; 苏北;

展开剩余81%

太阳集团 2

于是,一场“痛并快乐着”的两河治理考察行动正式开始了。

太阳集团 3

清朝黄河治水图

躬行千里察两河

黄河、运河横跨中国数十个省份,其间虽有一泻千里、奔腾咆哮的壮观景象,但也有不少河道不畅、动辄决口成灾的区域。历朝历代,因黄河水患、运河不畅而死者不计其数。朝廷屡屡派人治水,但都不能根治,只能减轻损失。薛凤祚首先要做的,就是深入两河腹地,察看水情、地形,摸清受灾实情,为下一步撰写水利专著打下基础。

辛苦自不必言,古稀老人奔走于两河,或观察,或勘测,或记录,不一而足。相比而言,运河的考察难度更大,运河全长3500余里,河道不畅、水量不稳等因素在前朝著作中体现并不深入。为了确保漕运的正常化,他考察了运河沿线的泉、河、湖等水资源,以实现控制运河水深和流速,保证船只正常运行的目的。

太阳集团 4

京杭大运河地图

实地考察的路上,薛凤祚还抽时间阅读古代的治水典籍,总结古人治水经验。反复研究后,他提出一个治水的重要理论,即“治河以得人为要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以人为本”。因为古人封建迷信很严重,认为水患是上天惩罚万民,因此多采取建龙王庙、祭天等迷信活动。他这个“以人为本”的理论含两重意思。一是选拔治水人才殊为不易,要重视人才培养,近两百年才出现一位治水奇才潘季驯。此公历事三朝,忠心耿耿,治水心得后世可效。二是要体恤役夫,重视一线治水工人。役夫不但昼夜奋战在两河一线,还承担收揽柳麻以作装袋的任务,非常辛苦。面对官员克扣役夫工资的情况,薛凤祚多次向上司王光裕报告,用行动表示对人的重视。

太阳集团 5

治水专家潘季驯雕像

考察、读书之余,薛凤祚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即如何选择一种合适的治水思路。“天地人”三才中,人固然重要,天、地的因素也不可忽视。要想治水成功,须整体考虑气象、水利、地质等因素。

经过这一系列准备工作后,薛凤祚一边呈写递交给上级的报告,一边动笔编撰以“两河利病”为主题的典籍。他深深明白,留言后世的最好方法是写书立著。

两河利病化专著

受命佐治两河的第三年,薛凤祚完成了一部12万余字的综合水利学专著《两河清汇》。作为清初治水实践经验的总结性典籍,此书共八卷,其中卷首绘制了两河的河图,前四卷是关于运河治理的详尽论述,包括北自北京昌平,南至浙江等地的河、湖、泉、水等内容。第五至六卷是关于黄河的水流情况及历代治理黄河的经验总结。第七卷摘录治河专家的论述,重点是潘季驯的治河言论。第八卷则记录了薛凤祚的治河思想、理念及总结的方法等。

太阳集团 6

《两河清汇》影印本

《两河清汇》着重强调水利和工事,并探究水文与地质、气候的关系,以此揭示自然灾害发生的规律。这些都体现了薛凤祚讲求实践的科学作风。在具体的治水方法上,此书建议广纳西方先进的科学理论,坚持“镕各方之材质,入吾学之型范”的模式,根据水情的变化和实际情况,灵活采用各种治水方法,
力倡使用新式机械工具。如书中详细记录了西方传教士熊三拔所讲的中外治水法,图文并茂地描述了“虹吸说”、“水柜说”等不同的治水原理,为打井引水、灌溉良田、防洪泄洪等提供了翔实的技术理论。对于黄河下游由于地势平坦、河沙淤积经常决口成灾的情况,书中提出治水与治沙相结合,通过“疏、塞、浚”等方法来减轻水灾影响。

不得不说的是,《两河清汇》虽然受到后来学者的重视,也被收入《四库全书》,但由于政治斗争等原因,它对清初治水发挥的作用并不大。王光裕因治水不力等原因被革职,新任河督靳辅是出名的水利专家。他亲自考察两河情况后,撰写专著,提出诸多新观点。作为王光裕的幕僚,薛凤祚自然不受靳辅待见,而《两河清汇》中只有某些措施被引入靳氏新著。时至今日,《两河清汇》却终成为研究明清治水的重要典籍,仍有着较大的科学参考价值,受到水利学者们的喜爱。

后记

话说薛凤祚完成《两河清汇》后,又在生平杰作《历学会通》之后增加一卷“水法”,主要收录关于两河的治理理念和方法等相关内容。做完这一切,他于1680年在家安然去世,享年81岁。

薛凤祚虽逝,但他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科学财富:除了历法专著《历学会通》、数学专著《比例四线新表》及本文所讲水利专著《两河清汇》之外,还撰有为推算日月食而编译的天文学专著《天文会通》、阐述理学的专著《圣学心传》等。其著作有四部被《四库全书》收录,七部入选《清史稿》,大部分作品保留至今。他的成就得到当时学者的高度评价,人们把他与天文历算家王锡阐并称为“南王北薛”;著名历算家梅文鼎则称他“特当为之表率”。鉴于薛凤祚在西学东渐传播、科学典籍撰写等方面的卓越贡献,朝廷钦赐薛家“文献明家”的匾额。

太阳集团 7

太阳集团,全国首届薛凤祚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临淄市召开

近年来,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中西方科学文化交流的加深,薛凤祚再次受到世人的关注,关于其作品的研究文献层出不穷,其故里也经常举行关于他的思想、作品研讨等活动。这些都应该算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1、
专著《独领风骚的古代数学》,李穆南主编,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

2、
论文《薛凤祚治水思想的存在论考》,作者苏百义、孙彦泉,山东农业大学学报2010年6月。

太阳集团 8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