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邦达先生溘然长逝,书法和绘画判定任重(Ren Zhong)道远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顾问、九三学社社员、著名书画鉴定大家、诗人徐邦达先生于2月23日8时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徐邦达,字孚尹,号李庵,又号心远生,晚号蠖叟,1911年7月7日生于上海,祖籍海宁(今浙江省海宁市)。徐邦达先生幼年即喜仿效临摹古代书画,早年曾师从苏州老画师李涛学画山水和古书画鉴定,先后入著名书画鉴定家赵时棢、吴湖帆之门,至而立之年以善于鉴定和创作书画知名于上海。1941年,徐邦达先生在上海“中国画苑”举办了个人画展,声誉日增,但他严词拒绝为汪精卫60岁作画贺寿,表现出一个爱国学者的民族气节。1950年,徐邦达任中央文化部文物局(今国家文物局)文物处业务秘书,在北海团城负责征集、鉴定历代书画,征集、保护了散落在各地的三千多件书画珍品。1955年,徐邦达先生随着这些国宝奉调到故宫博物院并开辟了绘画馆,历任副研究员、研究员,为故宫博物院书画收藏、展览和研究作了大量的开拓性工作。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国务院委托国家文物局,组织全国文物鉴定组赴各地文博单位甄别历代书画,徐邦达先生和启功、谢稚柳、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等先生历时八年完成此项重任,并承担了培养后学之职。
  此后,他多次出访欧美,考察海外流失中国书画并与国外专家进行学术交流。六十年来,他完成的600万字巨著《徐邦达集》是其研究古书画的心血所成,铸就了影响海内外艺术史界的经典之作和宗师之论。

现在的书画鉴定是一种很吃香的行业,能把一件作品鉴定出价值昂贵的真迹,也能把一幅画看成是一文不值的赝品。但是,这对从事30多年鉴定工作的樊万春来讲,却不是这样认为,他说:“书画鉴定责任重大,不要轻易地对一件作品下结论,更不能昧着良心、不负责任地为了某种利益或出于自尊心而误导真假、是非。从事书画鉴定的人,更要讲究实事求是和职业道德。”

来自:中国文物报2012年2月24日

艰苦困境遇伯乐

提起书画鉴定专家樊万春,不能不想到他的人生经历。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养,学习优秀,是当时福州数学中考第一名的高材生,但只因父亲在台湾,在形左实右的年代,他还是上不了大学。然而他没有自弃,他响应了当年的号召,远离家门,去上山下乡建设老区。

1965年9月,樊万春来到闽北崇安县前兰青年农场劳动,开始了磨炼自己的艰苦岁月。在这里,他于数理化之外的美术特长发挥了作用。由于宣传工作的需要,他被选为总场宣传组组长。也因为美术字写得标准,他被公社、县城借去书写大量的宣传标语等。幸运的是,他还遇到了一起被抽调到县城,从事美术宣传工作的福建师大美术系下放老师谢意佳、张懿美夫妇,童仁山、陈天霖以及福建艺术学校下放老师杨澄、陈虎等福建省著名的艺术家。在相处多年的工作实践与学习中,樊万春的美术专业基础、创作经验和工作能力都得到了显著的提高。1971年,受以上老师的肯定与推荐,他被招工安排在崇安县文化馆从事美术、文物(包括革命文物、历史文物、武夷山自然遗产等)工作。这样一份重要的基层文化工作,使他在美术之外,还可以通过文物普查、遗址保护、景区考察等,了解武夷山的“双遗产”,进而为上级文博部门的专业调查和厦大考古师生的实践学习,提供了很好的帮助。1976年,他作为闽北的唯一代表,参加了由省博物馆和厦门大学联合举办的考古培训班学习。由于表现突出,在省博物馆的需要和厦大老师的推荐下,1977年初,他被上调到省博物馆工作。报到后,正遇上几个重要的陈列展览,樊万春的美术专长被当时负责美术工作的叶锡祚老师看重,他很快被提升为总体设计。1978年,他承担的第一个大型《动物分类陈列》就获得了成功,以至该陈列结束、撤展了几年以后还有人想看。

改革开放获机遇

改革开放前后,福建沿海时常出现走私文物案件,面对执法部门缴获的走私文物以及海关进出口的文物,因福建省还没有自己的文物鉴定队伍,都得邀请上海的专家前来把关。为此,在新任省委书记项南的重视下,省文化厅文物处林汉处长终于下决心要培养自己的文物鉴定人才。1980年,樊万春因具备美术和文博双方面的专业基础而被选中,成为我省最早公派学习书画鉴定的第一人。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到南京博物院一年多的学习过程中,他在著名书画家、鉴定家萧平老师的指导下,努力从美术史论、书画实践、市场调查、实物鉴定等各方面下工夫,在观察、比较、考证、研究中学习、掌握书画鉴定的专业技术。

就在这次学习过程中,经萧平老师的引荐,他于常州认识了当代著名的中国书画鉴定大家、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徐邦达先生,从而获得日后拜徐邦达为师,继续深造的重要机遇(图二:与徐邦达合影)。1983年12月,徐邦达先生第一次来到福建,为福建省博物馆、福州市博物馆、福建师大图书馆以及泉州、厦门、晋江、同安、莆田、宁化等十一个市、县的文博部门鉴定书画5000多件,还在福州于山举办一场书画鉴定讲座。在前后20天跟随徐先生一行鉴定书画的全过程中,樊万春被徐邦达先生渊博的书画、文史知识与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所震撼。他深深感悟到学习书画鉴定和鉴定工作之任重道远。此后,他无论是电信上与徐先生的沟通、请教,还是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利用在京读书期间以及历次出差北京的机会登门拜访徐邦达先生,聆听他的教诲,樊万春都尽可能多地理解、领会、吸取徐邦达先生的专业理念、鉴定知识和鉴别方法。此外,樊万春还参加了国家文物局泰安培训中心和故宫博物院的两次重要的专业培训,获得了国家文物局和故宫博物院颁发的中国书画鉴定高级培训班和高级研讨班的结业证书。

30多年来,樊万春的努力取得了丰硕成果。他为文博、物价、公检法部门以及拍卖行、民间收藏、文物普查等方面鉴定的古今书画已达数万件;他为有关报刊撰写了《近百年福州书画家概录》、《稀世珍品重见天日》、《名迹荟萃、源远流长》等书画论文数十篇;他应邀为福州海关、全省文物干部培训班、福建省拍卖行、福州大学、福建师大美术系、福建省文联、福建省物价局等有关单位举办了书画鉴定专题讲座。特别是他花了10年时间重新考订编著的《历代书画家生卒年表》,得到了萧平老师和徐邦达先生的称赞,他们都为之题写了书名,尤其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主任薛永年教授还把《历代书画家生卒年表》当作教材推荐给每位学生。

樊万春没有向命运低头,他把坎坷与困境当作磨练自己的机会;他把爱好与专长视作为社会服务的本领,因此伯乐发现了他,机遇轮到了他,勤奋钻研成就了他,他终于成为我省培养、造就的第一代书画鉴定专家。

鉴定任重而道远

太阳集团,1991年,北京军区后勤部原副政委陈英先生愿把自己收藏的600多件珍贵的古今书画捐献给家乡福建省。这是一件大好事,有关领导都非常支持。不过从受赠方的权益来说,需要派人予以鉴别、评估、验收,需要有人研究、宣传、挖掘这批珍贵书画的艺术价值。樊万春的专业刚好对口,成了首选的对象。1991年初,他受命到北京的陈英家中例行公务。可此时的陈英先生并不在乎这位福建来的人,因为他收藏的古今书画都已经得到徐邦达、启功、谢稚柳等大专家的鉴定,现在正担心福建有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可以识别、研究自己捐献的如此名贵的书画。然而没过多久,陈英就发现樊万春非等闲之辈,对自己的提问不仅对答如流,十分内行,而且还是徐邦达先生亲自向他推荐的福建弟子,这样他把画捐给福建就更加放心了。从此,陈英先生对樊万春刮目相看,视为座上宾,成了忘年之交。

由于工作认真负责,1992年还在积翠园艺术馆开馆之前,樊万春就被任命为副馆长。在积翠园艺术馆馆长(也就是历任福建博物院院长)的直接领导下,20年来他策划、组织或参与筹办了《馆藏书画珍品陈列》、《当代女画家作品展》、《潘主兰作品展》、《建国以来福建文物成就展》、《中国寿山石馆陈列》、《福建土楼博物馆陈列》、《八闽墨宝》等70多个重要的陈列展览。他还多次邀请省美术家、书法家协会,省、市画院,省美术馆,福建师大美术学院的著名画家、学者就传统艺术的价值与作用,举办多场学术研讨会,受到文博、美术界的重视与好评。

樊万春以徐邦达先生渊博的专业知识、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认真负责的精神作为自己的楷模,以陈英、金岚夫妇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怀和所捐献书画文物的珍贵价值为感动自己、激励自己不断前进的动力。他曾连续15年被福建博物院年度考核为优秀。他已被福建省美术家协会选为理事,被福建省收藏家协会聘为顾问,被福建省物价局聘为书画价格鉴证专家,被省文化厅聘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评委和福建省文化产品内容审查鉴定小组成员,被省文联聘为闽台传统文化研究会秘书长等,还被福州大学人文学院聘为客座教授,被福建师大美术学院聘为硕士生导师,被福建海峡电视台《海西文化名人坊》栏目所专题报道。

从兴趣、爱好到实践、锻炼,再走上专业之路,樊万春似乎还没有到站结束之感,因为他明白专业道路之遥远,深知书画鉴定责任之重大。

(作者:梁桂元,高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福州市美协原副主席。)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