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6000年前青岛人活得挺滋润,北阡遗址第三次发掘

  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的半地穴式房屋。

  4月2日,即墨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第三次发掘开始。4月6日,记者在考古发掘现场了解到,目前在遗址上发现了多处6000年前的房屋建筑遗迹、
水井和墓葬,并且发掘出土了石器、陶器以及骨匕等重要文物 ,此外
,考古人员还意外发现了一块精美的绿石。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林玉海所长表示,北阡考古是一项历史探源工程,前两次发掘有不少成果填补了山东大汶口文
化考古的空白,而对北阡遗址进行第三次考古发掘,就是要解读青岛古文明的来龙去脉。

  6000年前的石斧至今仍锋利。

  房屋古井重见天日

  

  4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即墨市金口镇北阡村大汶口文化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据现场的考古发掘人员介绍,他们已经将遗址上的浮土清理完毕,现在正顺
着土层逐步向下面的文化层深入。他们在这处遗址上已经发现大汶口文化时期的房屋建筑遗址,并且在遗址上发现了柱槽,柱槽主要是为了让房屋的结构更牢固。此
外,房屋的地面上还铺了很多石头,这都表明当时的房屋建筑应该非常坚固。考古人员介绍说,因为北阡遗址地处沿海一线,房屋建造得不坚固很容易遭到破坏,所
以先人们首先要确保住所安全。

  “这里是个水井,边上全是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在另外一处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发现了很多呈椭圆形堆砌的石头,用探铲探下去3米多深后,发现下面还有很多石头。工作人员说,这是个大汶口文化时期的水井,下面应该能找出一些很珍贵的文物和重要的文化信息。

  经过考古发掘人员一段时间的细致发掘,即墨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发掘出了大量6000年前的石器、陶器等珍贵文物。4月30日,记者在考古发掘现
场看到,考古人员已经发掘出了石凿、石斧、磨石以及红色陶片等珍贵文物,这些文物都能反映出先民们当时劳作生活等方面的大量原始信息。而在遗址上发现的大
量半地穴式房屋建筑遗址,充分说明先民们住的房屋不仅非常牢固还冬暖夏凉。另外,考古人员还发掘出先民们娱乐用的陶制陀螺。现已发掘出来的文物说
明,6000年前先民们生活安逸,文化娱乐生活丰富。

  出土骨匕依然锋利

  兽骨贝壳发掘量非常大

  “我们在这次考古发掘中发现了大量的石器和陶器。”现场的考古发掘人员介绍说,因为现在刚开始发掘不久,这些文化层距离地表太近,目前发现的石
器和陶器都已经被损坏,无法看出原有的形状。陶器碎片呈红色,表面也并不粗糙,但是这些陶片的内层都没有烧透,经过长时间的风化,现在已经非常脆弱,不过
仍可以看出当时的制陶工艺水平已经相当成熟。

  4月30日,即墨北阡大汶口文化考古发掘遗址上发掘出大量的贝类外壳和兽骨。记者注意到,这些兽骨分为鹿角、猪骨等多种动物的骨头,贝类外壳则有海蛎子壳和蛤蜊壳等。考古发掘人员介绍说,通过这段时间的考古,发掘出的这两类物品数量非常大,由此

  考古人员在一个发掘点内还发现了一个骨质的物品,将其周围的浮土清理掉后,发现这竟然是个非常罕见的骨匕。这个骨匕长约10厘米,外侧表面光滑
呈圆弧形,内侧的表面也非常光滑,而且还有凹槽,匕尖仍然很锋利。考古人员介绍说,骨匕主要用于防身或者捕鱼,通常在部落内有一定地位的人才能拥有。

  可以看出,6000年前的先民们当时的主要食物来源是海鲜和肉类,同时也反映出当时这里的渔猎活动相当发达。

  先民们也爱吃海蛎子

  而大量鹿角的发现,说明当时这里的鹿非常多,因鹿喜欢生活在温暖地带,由此可以推断出,当时这里的气候温度应该比现在要高一些。

  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工作人员从浮土里清理出来了大量的兽骨和贝壳。考古人员介绍说,当时的先民们已经懂得养殖猪、鹿、牛、羊等动物作为食物,因为地处沿海,他们也捕捞一些海产品如海蛎子等食用。

  锋利石斧至今仍能伤人

  考古人员在清理现场时,还意外发现了一块椭圆形的绿石。这块绿石的表面很光滑,上面还有花纹,看上去非常精美。工作人员介绍说,在北阡遗址三次
考古发掘过程中,这种精美的绿石还是首次发现。崂山绿石产于崂山东麓仰口湾畔,而北阡文化遗址距离仰口非常近,这块精美的小绿石可能就是先人们当时从那里
捡回来的。因其品质非常好,而且个头小
,这块绿石很可能被用于镶嵌、装饰或者是“收藏”。

  现场,一名考古人员在清理文化土层时,发现一个绿色石块,考古人员将石块取出来后发现,石块一端扁平,刃口非常锋利。考古人员介绍说
,这是大汶口文化新石器时代的石斧,像这种文物已经发掘出来不少,但是这件器物的刃口保存得是最好的。

  丧葬习俗反映部落团结

  记者注意到,这个石斧长约10厘米,宽约5厘米,厚约3厘米,重约半斤左右。考古人员拿着这个石斧仔细端详后发现,这个经历了6000多年的石
斧刃口非常锋利,如果手指在刃口上稍微用力就会伤人
。“能发现这么锋利的石斧确实非常罕见。”考古发掘人员说
,这些石斧主要用于砍伐木材、割宰食物或防身。

  4月6日下午,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林玉海所长在接受本报独家采访时表示,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是青岛地区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历史文化遗迹。
从2007年3月至
2009年3月,已经对北阡遗址进行两次发掘。在以往的考古发掘中,专家发现大汶口文化早期的墓葬全都是二次葬,其中发现了一处有26个个体的墓葬,还有
一处祭祀广场,这3个发现,填补了历年来山东省大汶口文化考古的空白。

  而在出土的石器文物当中,还有石凿等众多物件,考古发掘人员介绍,这些石凿是专门用于加工制作木器的,这些物件的出土,反映出当时先民们的动手能力非常强。

  所谓的二次葬,就是人死入土安葬
3年或5年,甚至更久以后,再迁到另一个地方举行第二次埋葬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二次葬?林玉海所长介绍说,在大汶口文化早期,还是母系氏族社会,人们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形成一个氏族,财产公有,没有阶级、贫富差
别,后来氏族首领死了
,就会把先前去世的同氏族人的主要遗骨如头骨、股骨等挖出来同首领葬在一起,这反映出部落成员之间关系紧密。而在一处二次葬的墓葬内出现了
26个个体,就更说明了这一点。

  半地穴式房屋冬暖夏凉

  解读青岛6000年前古文明

  “我们这次在考古发掘中,又有了重大突破,发现了大量半地穴式房屋建筑结构。”考古人员通过发掘发现,这些房屋都是不规则形状,而且每个房屋的
面积都不是很大。发现的房屋中有稍大一些的方形房屋,经过研究发现,这些房屋应该是氏族成员共同活动的场所。方形房屋四周建有许多圆形或方形的小房屋,是
氏族成员的住处。

  为什么要对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进行第3次考古发掘?其实这是一项探源工程,在之前的考古发掘中,有大量的疑问难以解释。北阡遗址的出现,将青岛
的历史推至
6000多年以前,这次探源就是要尽可能复原大汶口文化早期,青岛沿海一线先民们的社会生活习俗,以及社会形态和社会结构。

  发掘出来的房屋都是半地穴式结构。考古人员猜测,先民们先从地表向下挖出一个方形或圆形的穴坑,在穴坑中埋设立柱,然后沿坑壁用树枝捆绑成围墙,内外抹上草泥,最后架设屋顶。屋内地面修整得十分平实,中间有一个坑,用来烧煮食物、取暖和照明,睡觉的地方高于地面。

  另外一点就是,根据已经发现的考古资料,北阡遗址出现了非常多的二次墓葬以及祭祀广场,专家据此得出一些结论,而通过继续发掘可以使之前的推断
得到更有力的证实。林玉海所长说,这次联合山东大学进行考古发掘,也是借助高校的科研力量,有目的地推进青岛地区考古课题进行深入研究,来了解青岛
6000多年前古文明的来龙去脉。

  考古人员发现,这些人类活动过的地面土质坚硬,土的颜色大部分为黄色,而在这个活动面上的两个圆形区域,土的颜色明显不同,用工具一刮,土松动
的痕迹非常明显。考古人员分析,这两个圆形区域是建造房子时固定柱子用的柱洞,两个柱洞前方有一处土质较坚硬的斜坡,斜坡是进入该房子的必经之地。

  ■链接

  考古人员介绍说,大汶口文化时期很多社会制度还没有形成,当时先民们用智慧建造出了这种半地穴式房屋,这种房屋非常牢固,而且冬暖夏凉。

  大汶口文化

  迄今为止最早陶制陀螺出土

  黄河下游新石器时代遗存。1959年因山东省泰安市大汶口遗址的发掘而得名。该文化主要分布于鲁西南、苏北和山东半岛一带,其年代约为公元前
4300~前2500年,大致可分为早、中、晚三期。

  “这个陶器非常漂亮,呈圆锥形,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掘出6000年前的陶制陀螺。”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发现,考古人员发掘出一个保存完好的陶制陀螺,圆锥形状的陶制陀螺呈空心,没有任何残损。

  陶器以红色为主,还有少量灰、黑陶和彩陶,典型器物有觚、鼎、镂孔豆、背壶、高柄杯和大口尊等,晚期出现快轮制陶术,黑陶薄胎高柄杯的出现表明
当时的制陶业已有很高的水平。石器、玉器制作精良,还发现有骨雕、牙雕及镶嵌松绿石等高水平器物。墓葬已发现2000余座,多数为土坑墓,中、晚期开始出
现大型木椁、木棺墓葬,随葬品数量多、规格高,反映出私有化的产生过程及贫富差别现象的逐步加大。另外,发现的多座夫妻合葬墓,有的明显带有妻妾殉葬性
质。晚期的一些陶器上发现有少量刻划文字。经济生活以农业为主,主要种植粟类旱地作物,畜养猪、狗、牛和鸡等。该文化的前身为青莲岗文化(或称北辛文
化),其后为山东龙山文化。

  考古人员介绍说
,陀螺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1926年山西考古发现了距今4000多年的陶制陀螺。而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陶制陀螺的出土,也是国内考古界迄今为止发现最
早的陶制陀螺。这个陶制陀螺的出土,对研究北阡大汶口文化时期人类娱乐方式提供了重要信息,由此也充分说明,6000年前的先民们在劳作之余文化娱乐生活
也非常丰富。

  在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还发掘出了大量的陶器残片,以红陶和灰陶为主。这些残片虽然已经破损,但是从表面上看制作工艺相当精美,有些陶器残片上带着纹饰。从这些陶器残片可以看出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在新石器时期的人类发展演变。

  ■分析

  出土器物透露战争信息

太阳集团,  考古人员告诉记者,在对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第三次的发掘中,共出土各类器物数百件,这些重要文物对6000年前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青岛历史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

  这次考古发掘出土的各类器物,按类别主要分为陶器 、石器
、骨器等。在对北阡大汶口文化遗址连续三次的考古发掘中,出土的骨器种类复杂,主要有锥
、针、镞、鱼钩和大量骨料。最为精致的是骨针,磨制光滑
,说明大汶口文化时期该地区纺织缝纫技术已出现。

  另外,在遗址中还出土大量捕鱼工具和众多螺壳、蚌壳、鱼骨,说明当地渔猎活动很发达。大量鹿骨的发现,说明鹿在当地非常多,石斧、镰等收割工具的发现,说明当地农业生产还是很发达的。

  这次发现的石器 ,有斧、凿、打磨器和大量磨石
,其中石斧数量最多,种类繁杂,非常锋利,有的相当完整。磨石也被打磨得非常光滑
,主要是用于磨制石器。而在出土的石器文物当中,还有石凿等众多物件,这些物品件件珍贵。大量的骨匕和石斧以及骨针的发现,说明这些器物不仅是先进的狩猎
工具,也是用于战斗的重要武器
,是当时军事活动激烈的一种反映,一度对后世远程武器的使用产生过深远影响。

  骨器
、骨料,磨石以及烧造变型陶器的发现,说明遗址上产生了专门从事制骨、制石、制陶的手工业生产的作坊,并出现专业化的生产,社会分工由此开始了。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